close
杂七杂八

可以让大家陷入的职业思考

看到有个朋友分享了这篇文章,可以说是温水煮青蛙的另外一个版本,这篇文章写的很浅显,却可以收获大道理。将文章和大家一起分享:

鸡的存在有着什么意义,我不知道,但鸡的被吃,有着莫大的伦理学意义。

在此先感谢我某个午饭后的脑洞,和同事小黄孜孜不倦的讲解。

那日,我的乡土知识小百科同事小黄又一次讲起了她《呼兰河传》般的童年,讲到”爷爷在前面浇水,我在后面浇水,爷爷在前面喂鸡,我在后面喂鸡⋯⋯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突然想到了什么,问道:家里养鸡,一般养几只?

小黄:五六只。

我心中一凛,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:那么这五六只里,有几只公的,几只母的?

小黄答道:一只公的,其余都是母的。(果然⋯⋯

我:果然爽得很,鸡竟是三妻四妾的⋯⋯不过,那这些鸡意识得到自己是夫妻吗?它们能觉得自己是一个家庭吗?

小黄愣了一下,随即答道:它们知道自己是夫妻,因为如果某家的公鸡上了别人家的母鸡,别家的公鸡就会前来打架。我们小时候看到的公鸡打架,多半就是因为某只公鸡上了不该上的母鸡。(原来如此,醍醐灌顶)

我:那么,它们是有很强的家庭意识的啊!那如果家里面来客人杀鸡,岂不等于今天死三老婆,明天死老公,对于它们来说,岂不是很凄惨?

小黄又愣了一下,纠正道:一般不杀公鸡。

我:哦,是,老公得留着。那这个月死三老婆,下个月死大老婆,这一家也够惨的啊。

小黄:这⋯⋯

我继续:还有,隔三差五它们的孩子就会被取走⋯⋯这一家人是有多不幸⋯⋯

小黄无言,她自小家里来客人就杀鸡,平日里每天早上吃一只鸡蛋,只觉得这些是自然而然的事情,更不会联想什么。

我继续追问:那么是什么决定了这一窝鸡里面谁被杀?也就是说,杀三老婆还是大老婆,有必然吗?

小黄:有的。在决定杀谁的时候,是要在它的产蛋量和肉质之间达到一个平衡。如果一只鸡的产蛋量还是在上升的,那么必不会杀。如果她的产蛋量开始下降了,就有可能被杀。但如果太老了,肉无法烧着吃,便也无法待客,只能留着做老母鸡汤了。(我想到了所谓的老母鸡汤,心里有些寒意)

小黄补充道:还有,如果这家的公鸡很不听话,总是跟别的公鸡斗,总是要主人去道歉,那这次就会杀公鸡,再重新买一只小公鸡补上。(公鸡你别得意)

我感到这对于其他的鸡来说非常残忍,问道:那,你们杀鸡时会把鸡拿到一边吗,其他鸡知道发生了什么吗?

小黄一脸暴汗:不会刻意避开,而且,杀完之后它们还会扑腾一阵子,搞得乱七八糟,所以会被扔回养鸡的地方。

我正义感爆棚:那其他的鸡就看着三老婆垂死扑腾?你们不觉得残忍吗?(怎么可以杀鸡鸡!你们⋯⋯就不能不让他们看吗!可恶的人类!我几乎化身鸡的代言人,要代表家鸡觉悟、反抗!)

小黄:不觉得,因为它们很麻木。几乎没有反应,所以我们也就不会觉得残忍。如果它们有反应,可能我会有同情心,觉得自己残忍。

我对于这种麻木有些不解:没反应?那一窝母鸡到底分不分谁是大老婆谁是三老婆?公鸡有自己特别宠幸的母鸡吗?

小黄:有的。至少在一个固定时期会特别宠一个。

我:评判标准呢?

小黄:颜值。但是是它眼里的颜值。

我不甘心地问道:那么既然爱过,那么在杀三老婆的时候,公鸡反抗吗,率妻杀敌吗?

小黄:没有。

我的心在颤抖:为什么其他的鸡不会围着受伤的同类,为什么它的老公不去抚尸痛哭?为什么它们不逃走,为什么它们不报复人类?却还居住在这里?

小黄:我说了,它们没有感情,很麻木的,它们看到鸡扔进来了,本能地会躲到一边儿去。因为那个鸡会扑腾,它们害怕。

我拍案,哀其不幸怒其不争:靠,老婆死了都不报复人类,算什么公鸡?!老公死了都不一窝鸡冲上去啄主人吗?啄不了大人也可以啄你们这些小孩,总之一定也是能报复的!

小黄:你说的老婆出事了会拼命,老婆死了天天守着不走的那个品类,是外面的野鸡。家鸡是没有这些反应的,它们是很麻木的。

我好像突然懂了:所以说,野鸡是会保护老婆的,也会围着老婆的尸体的?

小黄:对呀,你就看看外面的鸟,老婆没了它还要围着尸体一圈圈飞,更何况野鸡呢?外面的动物才是有感情的呀!

我:那家鸡为什么不走?!为什么不到野外去?

小黄:野外危险啊,谁保护它们啊,被猫吃了怎么办?到野外,哪有这一日三餐,哪有人定点赶它们回来吃,赶他们去散步,哪有笼子让他们住?选择了野外,就选择另一种人生,处处是危险,处处是艰难。

我:也是,外面的鸟,把自己的蛋看得比天大,哪有像鸡一样,能眼见着自己的蛋变成一道炒菜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陷入了沉思。

此时此刻,我和我的同事小黄,在这家不大不小,暂时永远不会倒闭的公司里,吹着不冷不热的空调,吃着不好吃不难吃的外卖,拿着一份饿不死的工资,聊着闲天。而我们的青春,注定从某一日起,就会悄无声息地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收缴。而我们根本不会争抢,不会保护自己的劳动,我们吃着一日三餐,虽然日子不精彩,却以为时光正好。

然而我们忘了,飞其实是鸡的本能,进攻其实是哺乳动物的本能。

原文作者:treasure

Tags : 职业规划
Warning: Division by zero in /home/kxqssik2xvqpsfs/wwwroot/wp-includes/comment-template.php on line 1457

Leave a Response